自然之書
文/郭昭蘭

董心如典藏廣告.jpg


在我眼中,董心如的繪畫像一本自然之書,情節全在他與自然的想入非非;有人要攀山涉海才能叫靈魂出竅,她卻在筆墨間展翅高飛,有時急速俯衝,有時心不在焉、渾然忘我。她與自然的往來,並非天長地久,海枯石爛,而是若即若離、偶有裂痕,因為她這一方立場堅定,合則來不合則對抗,就算迎合妥協,也要交叉出她獨特的韻味。不同於上一個世代面對自然時的卑躬屈膝,董心如更懂得在自我的內在保留足夠的發言位置,讓捕捉自然洶湧的「我」,即使姿態凌亂,也一樣瀟灑而豪放。

自然已是水墨世界再三琢磨的繪畫題材,二十一世紀的人們探問自然疆界的同時免不了沿著前人觀照自然的路徑;然而,董心如面對自然的方式不只是現代繪畫那種要「給你全世界」的勃勃雄心而已,她還要在泡沫般的渺小生命、那些點綴宇宙生態的寄生蜉游中,映照出畫家內在的的驚心動魄、心有餘悸。

科技文明讓人類自豪地從自然的懷抱中遠走高飛,墜落了的可能不只是性靈與魂魄,但畫家醉心的自然之書讓我相信,修補與自然的關係仍然存在著最後的一線希望。自然之書的畫面之外,與自然遙相呼應的,是畫家內在的敏感神經:是怎樣安穩的氣場,方能與這毫不染塵的宇宙自然較量?自然之書既是他們知己知彼的軌跡,也是畫家尋尋覓覓的旅程:此岸的吐納,成就了彼岸的生息,既不壯烈,也不澎湃;迷信的是,盡我的人事,聽他的天命,用我的渴望,喚醒他的可望。與其計較輸贏、人定勝天,不如在茫茫煙海中天人合一,放逐天際。

全站熱搜

jasper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