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01703_10153155844779432_3123914539199901560_o

「藝術力」:衝突之間的權力平衡與協商

文/郭昭蘭
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新媒所與藝跨所兼任副教授


「這是一本令人耳目一新的著作。在『藝術力』裡面,葛羅伊斯試圖積極論證的是,如何重新思考鞏固我們與當代藝術關係的一些基本問題與價值。他所採取的方法是,以思考的方式翻轉這些問題,並讓他的讀者獲得一個有價值的,思考性的,同時也是歷史政治的練習,從而事半功倍的得到一個理智的觀點。」-------------------------沙拉˙詹姆斯(藝術評論)Sarah James, Art Review


「藝術力」的作者葛羅伊斯(Boris Groys),出身前東德,是德國卡斯魯爾藝術與設計大學(Staatliche Hochschule für Gestaltung Karlsruhe)的高級研究員,也是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全球卓越教授(Global Distinguished Professor),目前活躍于當代藝術圈,是重要的當代藝術理論家之一。2011年他曾經策劃威尼斯雙年展俄羅斯國家館、2012年受邀到中國,擔任上海雙年展的共同策展人,此外,他也是2012年德國文件展(Documenta 12)百位理論家出版計劃中的一位。他的著作「走向公眾」(Going Public)、「揣測與媒介:媒介現象學」(Unter Verdacht: Eine Phanomenologie der Medien)已經被對岸的出版社翻譯成中文,廣為學術界與藝術圈流傳。國內藝術評論與藝術人士對於葛羅伊斯的理論逐漸重視,他們在評論中引用他的論述架構,藉此開啓藝術思想與實踐的新疆界。

「藝術力」分成兩個部分,共15篇專論,收錄了葛羅伊斯在2000年到2007年間發表於期刊或是論壇上的重要論文。第一部分主要針對當代藝術體制與公眾間的命題,第二部份涵蓋戰爭、希特勒的藝術理論、共產主義社會的藝術、以及西方多元主義視野下的後共產主義等主題。「藝術力」一方面從現代藝術的歷程出發,重新檢視前衛藝術的任務與其偶像破壞遺續在當今究竟如何可能;另一方面,也從深陷在藝術市場與當代藝術體制中的藝術實踐,試圖勾勒出一條足以與社會其他勢力辨證與協商的藝術之力。

「藝術力」並不是一本針對二十世紀與二十一世紀藝術無所不包的全景式視覺藝術通論,作者選擇比較少人行走的風景,甚至可能是一些尚未被標示在地圖上的場景。然而,葛羅伊斯選擇站在制高點,鳥瞰當代藝術的風景,其制高位置讓他得以將兩種不同條件底下的藝術實踐—商品或是政治宣傳—納入視野,並帶領讀者,從新想像其勢力版圖。也許正是因為見證過蘇聯超級大權力的衰敗過程,葛羅伊斯理所當然地相信觀念主義之後的時代,宗教、政治、藝術之間終將會有一種新的平衡。

葛羅伊斯的論辯方式,既不是哲學也不是純粹美學,而是以現實為基礎的思想推演,這使得這部藝術理論著作,相對容易消化,引人入勝;雖然篇幅不大,作者竟也在十二萬字左右,同時處理了包括美學策略、藝術中的新、美術館、策展、藝術評論、藝術文件、作者權、都市生活、數位藝術、電影、後共產主義時代、等更多深層的問題。而其思路之詭辯—正如艾金絲(James Elkins)所形容—「葛羅伊斯在每頁所產生的挑釁與悖論,比任何其他評論家更多。在這短小的一本書內,有關於宗教的激進主張 (因為它代表了完美的沒有意見,而成為出類拔萃的媒介)、有藝術的自主性 (因為缺乏美學判斷而得到保證)、政治藝術 (它不存在於當今藝術市場)、共產時期的藝術 (因為缺乏市場架構而被西方漠視)、藝術理論 (想要避免它而承擔了種族的理論)、以及戰爭與恐怖的影像 (它們是新的聖像崇拜、新的視覺權威)。所有這些意想不到的命題,都建構在一個緩慢的、複雜的,逐漸回歸到作者性、權威、和崇高的希望。」

藝術是否還可以是強大的?葛羅伊斯的著作試圖建立了一個論述環境,讓藝術可以是強大的。然而,對我們來說,這一本著作終究拋出了更多更為深刻的問題:「藝術力」如果是關於衝突之間的權力平衡與協商,什麼是我們在思考藝術的基本假設?那個迫切需要重新配置的假設又是什麼?藝術活動如果不再只是關於美學慾望的對象,那麼思想上它還有哪些推進的可能?
(原文刊載2014年1月藝術家雜誌)


文章標籤

jasper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