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王福瑞聲音表演的現場,聲音作為媒介,無論是觀眾的主觀感知或是藝術家的創作意志,沒有任何一方需要犧牲或屈從。演出中,由於聲音表演的當下性、空間性以及對身體性的召喚,使得聆聽者在當下減縮成一個點,可以被聲音連結、接管的點,釋放理知於性靈共感的可能性因此逐漸成型;如此,聆聽主體當下與空間中其他人仿佛共享聲音狀態所形成的共同體。這種共同體,聆聽者既不需出賣由理智與意識形態所建構的知識,也不需要被烏托邦未來承諾所綁架。只有在那當下,身體感知體驗在表演場外的生活必需証成,卻越來越緊縮的共感狀態。王福瑞致力聲音藝術研究、創作與教學。他的成果已經成為台灣聲音藝術不可忽視的一部分,透過他的創作與研究,聲音作為媒介,帶領我們思索聲音與身體(sound and body)、聲音與空間(sound and ambient)、聲音與感應共同體(The Vibrating Common):只有當聲音重新組裝「當下」的方法學清晰以後,其他層面對於當下的重新組裝才變得有可能。

全站熱搜

jasper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