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AyoungKim_Zepheth03___

 

藝術家Ayoung Kim的聲音裝置Zepheth, whale oil from the Hanging Gardens to you, Shell3(2015),是一件關於聲音表演者、演員和群眾對於他們的語法結構與文法失序的實驗性作品。Zepheth這個詞源自於希伯來語,意思為液化狀態的瀝青:一種石油、丙烷氣和煤炭的副產品。而這件作品的標題包含「瀝青」、「石油」和「煤炭」,再再顯示這件作品與「石油」——現代社會中重要的資源,以及其與中東歷史的關係。

這件作品的大部分,包含他的題目,都採用了電腦演算法的排列與再生成。Ayoung Kim與作曲家Heera Kim合作,使用了混合排列後的文本資源和遵循簡單的電腦演算法生成的聲音,創作出由異常、破碎且衝突的實驗性聲響所構成的迷人和弦。這些過程,包含影像、文字、樂譜、研究素材、聲音區段以及演算法轉型過程,都被以圖表的的方式視覺化地呈現在牆面上。透過應用演算法在尋常的旋律以及文法或語法結構上,我們可以說,代表了整體的合理、連貫、同值性這樣符合現代結構的意識形態。藝術家呈現出不合邏輯的文法風格也在這件獨特作品中展現。尋常的規則在此消匿或支離,而作品也在避免產生出可理解的意義的過程中,成功的完成了其隱含的象徵深度以及有趣的語義差距

 

透過使用她的研究在中東——一個油品的高產量地區,和近代戰爭關注的地域,藝術家交匯了巨觀下中東議題的地區性歷史進程,以及微觀下韓國的現代歷史中前往中東石油相關產業工作的韓國移民。這些包含了藝術家的父親(1970年代的韓國政府官員),一位名叫On Won Chul的男人;還有Hajjiyah Dame Violet Penelope Dickson(1896-1991),住在20年代到70年代住在科威特的英國女人。

 

展場中可以被聽見的聲音,是錄製了朗讀、演出或歌唱的方法詮釋的一份劇本與一份藝術家基於他的研究所撰寫的唱詞。這件作品包括了表演者的情境、對話與旁白,但是他們的演說內容和旋律是破碎的。整體的敘述,比起故事性敘事可被理解的程度,更注重於實驗性音樂劇的表現形式。這樣的效果是建立在解構且破碎的敘事內容和音樂劇下合成旋律中的重複音節,相對有趣而神秘的聲響、還有實驗性極強的飽滿語音質感。

 

這件實驗性的音樂劇場作品,描繪了異質媒材間混合產生衝突與不和諧的聲音,援引了帝國主義的敘事方式,環繞在富有黑色石油的荒蕪沙漠。這樣的結合也喚起了另外兩條線索:幾位參與此地歷史發展的韓裔領導人紀實性的敘事,這些人的參與不只是協助了基礎建設和石油相關產業的發展,也同時刺激了韓國本地的經濟成長, 綜觀以上,這些複雜的元素亦凸顯了現代中東地區這樣異質性的環境。(from威尼斯雙年展目錄)

Ayoung Kim 網站http://ayoungkim.com/wp/2col/zepheth-whale-oil-from-the-hanging-gardens-to-you-shell-3

 

 

 

附錄:聲響拼貼的和弦對位質感

以下文章來自polyphony texture of sound montage ,文章由劉庭均先生翻譯

 

「這件在威尼斯展出的六頻道聲音裝置Zepheth, Whale oil from the Hanging Gardens to you, Shell,是兩件早先作品的續作,這樣的「變化」,也確實是Kim主要表現方式。基於她長久鑽研的歷史性素材,她將文本與聲音視為織品編織著。韓國與科威特社會面對的石化工業與建設,工業化與現代化的符號,辯證並發展成為了一場對位和弦的音樂劇。」Hyejin Moon

 

「至你來自空中花園的鯨魚油、瀝青,殼牌公司,危機在沙漠中翻滾,和著主要的水,企業的石油危機,黑暗生成的音調是瀝青,那些發癢的音調咕嘟著,很好。巴比倫的崛起。被覆蓋的溪谿!在這其中,數種石化產品需要被解決,前來掌控春天。」

 

浮動的語言與聲響

 

        以上的唱詞,看起來似乎應用了相銜創作法(Cadavre Exquis)的超現實詩作,解構並重新建構了藝術家原本的文本。基於共時(Synchronic)與歷時(Diachronic)的歷史研究,巨觀石油產品的發展歷程,再經由應用電腦演算法去解析。延續解構性的標題Zepheth, Whale oil from the Hanging Gardens to you, ShellZepheth系列最初始於2014年首爾美術館的一件聲音表演,其後延伸了至多四個額外的版本,整個系列的作品採用名為「解圍之神」(deux ex machina)的電腦演算法而非人類完成。這個演算法,將韓文的句法和語意結構利用了倒轉、將句子拆解成五個語素、利用個別語意屬性分類等等的方法製作語料庫,藉此,這些分段的單字將會重新整合為一段遵循特定幾個規則的新句子。

        當亂數性遵循著混沌理論預測的增長,過程中原始的內容逐漸消逝,而新生成無法被理解的文本數量也會逐漸增幅。藝術家撰寫的唱詞A契合了演算法生成的樂譜,而演算法生成的唱詞B也契合了另外一份藝術家撰寫的樂譜。兩個結合的成果最後由兩位人聲演出者演出。在這件作品的演算過程中,原始文本的所指(signified)被摧毀,而諸如文字和聲音的能指(signifier)也以圖像的方式流動著。綜觀藝術家大部分的作品,作為一種建立新的表現方式的策略,Kim Ayoung將一個樂句,無論是嘗試喪失它原本並列的語言與聲音,或多層次的覆蓋文字與聲音。語言、圖像、聲音間的休止、以及語句間斷之間合併出的新可能性,都確實是令藝術家著迷不已的素材。

 

一段Zepheth系列中變化的合唱

 

        Zepheth, Whale oil from the Hanging Gardens to you, Shell 3這件參與了2015年威尼斯雙年展主展區的六頻道聲音裝置,是Zepheth系列在同樣標題下依照順序編號的第三件作品。在首爾美術館首演的第一件作品,是實驗包含文本撰寫、語言與聲音、發音與句讀,這些語法規則的作品。文來洞(Mullaedong)藝術村演出的第二件作品,則是以音樂劇的形式,強調多層次敘述中的語義及內容。而第三件作品Zepheth 3,是透過以文字及音樂共存的敘事和音樂劇的表演形式,來偏移原本語言與旋律的軌道。即是說,將Zepheth 1的成果,唱詞A(藝術家所作)以及唱詞B(演算法所作)置入了Zepheth 2的音樂劇形式。在這樣的方法下,Zepheth 3,一個以石油產業相關活動,以及1980年代韓國建設公司對中東的勞力輸出為基本素材的新敘事性結構;一方面是討論波灣戰爭,另一方面是以破碎的結構侵入正規敘事的文本和聲響。語言結構中的雜亂也同時在句子的單位中出現;舉例來說,「一個國家如同男人,有著巨大的肺和微小的氣管」(a country like a man with huge lungs but a tiny windpipe)被拆解成兩段短句「一個國家如同男人」(a country like a man)以及「i huge uns u a inyidipe」,第二個短句即是原本「有著巨大的肺和微小的氣管」(with huge lungs but a tiny windpipe)這句話透過演算法隨意地再排列。

        當提到Zepheth系列所使用的方法,Zepheth 3嘗試整合Zepheth 1的句法以及Zepheth 2的語義,呈現出Kim Ayoung創作的特色。藝術家發展的系列作品有著不同的形式卻連貫順序,而藝術家重新置入了前作缺點或是置入徹底檢查後的新發展,這樣的行為在動機上不單是以超越過往的作品作為目標。也同時是在體制還有分類上具有顛覆原本邊界的意涵。藝術家在早期作品利用了三維的動態影像手法,是因為它不同於二維的平面攝影,有著生成不同觀察面向的可能性。在同樣的思路下,從動態影像到視覺圖像的變化,是源於理解到將圖像視覺化的困難處。舉個例子來說,兩種視覺影像作用於同樣是釜山這樣的主題,Every North Star(2010)還有Please Return to Busan(2012)展現了互補和辯證思考發展過程。當Every North Star聚焦在敘事結構的質地上,Please Return to Busan則注重在影像還有其含義代表性的強度,這些都是前項作品所忽視的部分。為此,Zepheth 3不只是合成了Zepheth 12這兩件之前的作品,也同是作為Zepheth系列第四件作品(圖像以聲音影像作為形式)即將發生的預視。此外,Zepheth 3也是先前的表演PH Express(2012)還有六頻道聲音表演The Railway Travelers Handbook(2014)兩件作品隔代遺傳的產物。

 

敘述、聲音、圖像的和弦對位拼貼

 

        要說是什麼讓Kim Ayoung的作品難以直觀的一目了然,定是她的作品的和弦對位形式是以各自獨立的敘述、聲音、圖像,在多層次的情況下同時的被操作。確實,拼貼(Montage)一詞可以完全涵蓋她的作品。在這方面,愛森斯坦(Sergei Mikhailovich Eisenstein)對於蒙太奇手法的觀點似乎可以契合Kim Ayoung作品中那些並列合成的獨立元素,而每個元素卻又不失其獨立性。基於聲音裝置、劇場的特性,敘述與聲音的對位在Zepheth 3是顯而易見的特點。計畫的架構包括了十四個近似於演出腳本的樂章,這樣的相似性即是對於敘述結構的一種實驗。藝術家在先前的作品中處理了殖民性以及現代性的問題,有效的分類並整合了全球化以及在地,宏觀與微觀的歷史。以藝術家的父親為代表在1980年代被送往中東地區韓裔工作者,現代科威特的景觀,1930年代的珍珠採集者,朴正熙政權晚期的石油探勘,零星的互相交錯。不同時空背景的敘述轉瞬間顯現和消逝,在維繫著它們內容之下斷續的銜接著;此處,在敘述間段之間的休止連結,將習以為常的敘事模式破壞殆盡。

        撰文系統的技巧與之前創造出穿雜著存在與消匿、真實或虛構、過去或現在的混種空間是相同的。透過處理不同的素材,例如:廣告、報章雜誌、影像檔案、口述歷史等等。使Zepheth系列突出的是它的文本形式,換句話來說,Zepheth 3如同實驗劇場一樣引用了多樣化的敘述。前述作品中的唱詞A與唱詞B,即時以詩詞的形式和公職官員的妻子Violet Dickson的獨白或口白再整理,而韓裔工作者Kim先生的台詞則是書信。在此之外,外交官的官方慶祝演說、石油專家的對話、一份韓國企業所建設的建築名單也被添加進文本中。在文本中,不同的樂章採用了不同的方式,形成每個樂章非均值的拼貼,而每間章節間交疊的區域(inbetweenness)也加強了作品的混亂感。

 

在一場對話與一首歌曲之間

 

        每當一場表演開演,一串由複音編織出的文本將被凸顯,一份固定意義的文本透過人聲成為一份演說,一個死去的語言開始復甦。音色、音準、音符的長度、節奏、腔調、演出人數(獨唱或合唱),開啟了被無限延伸地解讀的可能性。尤其是當演講透過增加旋律成為了一首歌曲,它的豐富度則隨之倍增。人聲的形式如何最大化文本的內容是觀看Kim Ayoung的作品時需要謹記在心的關鍵問題。在Zepheth 3中,所有的對話和合唱都配上了一個特製的音調與意義。一個1950年代在科威特放映的冷氣廣告,誇張的廣告音調提供了發展上突發且令人期待的高點,1938年科威特和1975年浦項的敘事以基於差異性的合唱音調快速轉換旋律並交叉編輯。源於視覺圖像的缺乏和混合不同敘事過於錯綜複雜,聲調的變化與差異是唯一可以傳達情況以及氛圍的方法。當新聞報導與合約細節等等正式性的文件,以直接俐落的方式被清楚地表達,個人的懷舊回憶或信件是以深情的語氣撰寫,有時以低哼,有時以歌劇唱腔,又或是直述,基於情境的發聲方式給予了暗示,抒發了情懷,也同時留下不尋常的不適感。

        作品中獨有的特徵——形式與內容間的對應——也反映在對話台詞中細節的表現,以及每個樂章的基本架構。Zepheth 3的每個樂章都被以特定的年份分類,例如1979年石油危機、1991年波灣戰爭還有1938年伯根油田的發現,以及特定年份中的油價與石油產品,這些內容決定了該章節演唱的節奏與音調。這些在內容與形式間補充,被稱之為呼叫與響應(call and response)的對話特色,時常在藝術家其他的作品中被發現,而這富有優點的形式也被認為是尋求契合內容的最佳解。三頻道視覺影像Please Return to Busan是一個對於形式協助內容發展很好範例,影像檔案以倒敘播放的方式呈現民族主義對於進步的無常感以及歷史化中無形且模稜兩可的矛盾。這倒播的內容對上了第三個頻道中正向播放的追逐著男孩的畫面,關於衝刺中的男孩的解答,則可以在第一個頻道中重複播放貧乏無趣的走私場景中找到。關於聲音表演的形式,The Railway Travellers Handbook利用聯覺(synesthetic)的頻道手法,也有效的體現了這主題。現代電氣化的鐵路透過火車的噪音、穿越隧道的車燈、警示招牌與聲響這些音景(Soundscapes)深深刻畫在21世紀觀眾的主體中。

        穿透身體的人聲以話語或歌曲的方式,分享並填滿了整個場域與時間,千迴百折的敘述與對位合唱和人聲同時被解放的瞬間,語言和音樂成為一個單一的主體。Zepheth 3,結合音樂的語法與語言的結構,是關於文字、聲音、圖像正式完整的實驗,在這舞台上,瀝青、鯨魚油、以及空中花園交錯流動,而彰顯第三者的含義。

 

 

 

創作者介紹

易術碎碎唸,郭昭蘭Jau-lan Guo

jasper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