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發掘居所與他方
(暨居所與他方在吉隆坡的發表與論壇)



文/郭昭蘭


「無限發掘」(FINDAR,圖一)是「居所與他方」展覽在吉隆坡舉行座談會的地點,它位在展覽會場Lostgens藝術空間的樓上,由一群帶有龐克精神的年輕藝術家所經營。8月2日,這裡借給了「居所與他方」展覽舉辦座談。將近百人的觀眾以及他們的提問與回應,讓這場從區秀詒的「棉佳蘭計劃」出發的策展計劃,在試圖展開地域關係與歷史殘餘的引導下,引發有關地緣政治與其歷史縱深的無-限-發-掘討論。

無限發掘座談會現場
圖一 8月2日在「無限發掘」進行的展覽論壇,左起主持人葉紹斌、區秀詒、郭昭蘭、孫松榮

與其把跨越兩個城市的展覽當作是作品展示的兩個據點,還不如說台北與吉隆坡正是這次「居所與他方」策展計劃想要啟動的生產中影像。8月底,吉隆坡的街頭呼籲「乾淨選舉」的抗議行動緊張展開,這個幾乎是馬來西亞史上最大規模的群眾抗議事件、攪動中的歷史與族群弧線,突顯馬來西亞族群結構在朝向民主國家的動態過程中,緊張而晦澀的過程。

1. 無限發掘「居所與他方」
在進一步介紹發生在「無限發掘」座談中,以馬來西亞為基地的藝術家與與談人的對話之前,我想先回到今年4月藝術家座談中,與談人王俊傑所提到東南亞熱問題意識:儘管東南亞藝術在雙年展與全球當代藝術中看似成為一個受囑目而令人期待的新世界,但是在整體的去歐洲中心後所張開的視野,對於非歐洲區域的關注,這個視野闊張的進程仍舊是問題重重。早年留學德國的王俊傑,每每提及親眼目睹兩德統一的歷史事件,總是以「西德其實用金錢將東德給統一了」作結,所謂自由民主與資本主義的勝利,更多意味的是資本主義的全面盤踞、旅遊複製、與全球化時代的來臨。換句話說,如果這裡有如歷史學家福山所謂的「歷史終結」的意味的話,那似乎是真理、現實與革命願景的終結。對於非歐洲區域的重視,當然與這樣的衝動脫離不了關係,但是,這是一件尚未被徹底完成的計劃。

jasper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