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0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後造神運動中重返樂園

 

 /郭昭蘭

 

     2008年的ART TAIPEI藝搏會,呂東興以它的膦神[1]搶盡報紙的版面(圖一);在一片平面繪畫主導市場的世貿館,膦神血脈賁張,硬是突出了展場的隔間(圖二),其駭人者,除了題材之外,還有祂生猛獨霸的氣勢。顯然,造神的技巧與原理並沒有在這位藝術家停止佛像雕塑投入個人創作的時候,變成他的手鐐腳銬,反而讓他將骨子裡的造神之癮大大發作了一次。呂東興可以說是以自己的方式,進行了一次神像的視覺重建。

 

 

jasper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日常的力量 Life Power
MOCA NO 2008秋特展與台灣巡迴研討會




主辦單位

沒有當代藝術館 Musem of Contemporary Art NO (MOCA NO)

jasper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明的裡爭,暗地裡奮鬥—拼搏三部曲
文/郭昭蘭


  無論悠然慢活的曲調教人要如何輕輕吟唱,城市中靈魂的收容所永遠人滿為患。逃到這裡來的、準備再從這裡逃走的,交叉懈逅、彼此摩擦,聲音沙啞粗糙,空氣含氧量降低,警報器就要响起。 

jasper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明的裡爭,暗地裡奮鬥—拼搏三部曲
文/郭昭蘭


  無論悠然慢活的曲調教人要如何輕輕吟唱,城市中靈魂的收容所永遠人滿為患。逃到這裡來的、準備再從這裡逃走的,交叉懈逅、彼此摩擦,聲音沙啞粗糙,空氣含氧量降低,警報器就要响起。 

曾慶熙,自學藝術家,2000年終結室內裝潢事業,移居陽明山投入純粹創作。2007先後發表創作「內—外」紙漿系列(圖一, 二, 三)、「永無島」系列(圖四,五,六),以及尚未公開的「遊戲邊緣」系列。

2007年底看了曾慶熙於陽明山東門美術館的悠游「內—外」紙漿系列展之後我一路回想,究竟是怎樣的生存狀態串聯了曾慶熙稍早展出的「永無島」系列之世故老練與紙漿系列的簡約與沉澱。很快地,我發現了曾慶熙尚未公開展出的「遊戲邊緣」系列,這個系列終於給我一條適切的線索,讓我得以將藝術家從表面的幾何象徵轉向俗世百態寫樣的轉變貫串起來;如此,原來隱藏著畫布背面的藝術家內裡:脆弱、固執、善感、也慢慢地在檯面上浮了出來。

試著在google搜尋曾慶熙被網路世界理解的方式,這裡的曾慶熙是商業週刊強勢提升搜尋排名下的「三合院裡的藝術夢」。 文中敘述曾慶熙拋開他在塵世累積的聲名,返回自然懷抱,從此生活從簡、步調漫活。這篇報導雖然透露了曾慶熙在事業成功與回歸山林間所作出的選擇,但是在一部獻給成功人士的週刊中,到底呈現出的,並不是曾慶熙的選擇本身的價值,而是置身在商業世界的槍林彈雨中,我們多麼需要曾慶熙慢活的故事,來緩和緊張焦慮的神經:一些些藝術、一些些大自然,不多也不少的,像飽餐一頓之後的一杯綠茶,清新而提神,只是,在這危機四伏的城市生活中,綠茶永遠不會是主菜。然而,跨出了城市的鐵幕,曾慶熙踏實地把綠茶煮成了一桌的主菜:不同於偶一為之的週末踏青,曾慶熙的陽明山山居翻轉了他人生所謂事業成功的進程,他的「遊戲邊緣」系列創作將隱藏於潛意識中的陰暗妄念層層撥開,這些無間地獄的活場面幾乎是觸碰了城市靈魂的集體潛意識。


  「仙境」(圖七)是「遊戲邊緣」系列中的開胃小菜,它呈現了藝術家把山居生活當作人生必要的渴望,攀爬到樹上的小嬰孩在「永無島系列」中即將化身影射當代社會人物之阿Q的,在這裡,他就只是一個純真的小嬰孩。在大自然的環繞之下,小嬰孩安全自在的攀升到樹梢枝頭;如果有翅膀,他應該已經飛了起來。這道以綠茶開頭的茶餐,味道畢竟不是清淡的。如果「內—外」紙漿系列是開始創作的山林生活之後,第一個以造型的變化淡寫材質旨趣的話,那麼「遊戲邊緣」系列便是要在粉飾的太平之外,搔其癢處,直到見血而膿破。「家庭派對」(圖八)、「最後決戰」(圖九)描寫的是二十一世紀的都會,「一個暗藏逸樂與殘酷、人性衝突、慾望錯置的遊戲邊緣現象」,墮落的氣味自社會陰暗角落流出,煙味混雜著酒氣,妄念牽引著遊魂。藝術家在此迷離恍惚的遊戲規則中,並非置身事外的清明第三者,「飛行媽媽」(圖十)比例上縮小的小孩,無知地面對著病榻中母親龐然的身軀。更多上演著的情節若不是曾經滄海又如何探測其深奧?「原始遊戲」(圖十一)、「暗夜」(圖十二)、「親親寶貝」(圖十三)中爭鬥的場面,「暗夜」、「壞兔子」(圖十四)參差如鋸齒般的筆觸,激盪橫掃、危機邊緣找尋狂喜的感受。有時,人們無法分辨,這樣的集體的行為究竟是出於集體自慰還是彼此傷害。但是,邊緣的遊戲持續上演,直到肉身在一陣緊張之後逐漸變形,失去彈性。「脆弱」(圖十五)是不是畫家的自畫象呢? 這個蜷縮在椅座上的男子靈魂之窗已「石化」,皮膚亦乾燥,空蕩蕩的背景暗示他既無可供憧憬的未來,也沒有足以委身的軀殼。

溢出了「內—外」紙漿的優雅,曾慶熙的遊戲邊緣畫出那個被鐵絲網所隔離的世界,也道出藝術家的善感與脆弱。然而,揭發了最不堪入目的真相之後呢?「孤枕難眠」(圖十六)首次出現了風格化的人物,預示了後續「永無島」系列中的阿Q「永無島」是一系列風格化的人像,人物來自畫家發展出的人物典型, 一個無力在現實世界展現雄風的中年男子。方正的畫布尺幅將朱儒般的人物襯托得更為矮胖、更為癡肥。畫中這位中年男子總是以赤裸上身的方式出現在畫布上,經過誇張變形之後的身體有著孩童般軀體;人物總是給人無力調適現實的感覺,可又總是作出只有孩童身上才會看到的傻笑表情。如果人物的社會適應失調是這個主角的主要症狀的話,那麼畫家並沒有對此寫下藥方,反倒是提供了一個轉折的渠道,極盡可能自陷於自我褻玩/自我褻瀆的遊戲。而這可能也是「永無島」系列最擊中要害之處,它似乎說中某些現代人內在狀態的無力感,而且就算無力,一切都還是得要繼續下去,如何下去呢?陶醉在內在的童真狀態 就算那是脫離現實最為阿Q的方法!

無論悠然慢活的曲調教人要如何輕輕吟唱,城市中靈魂的收容所永遠人滿為患。逃到這裡來的、準備再從這裡逃走的,交叉懈逅、彼此摩擦,聲音沙啞粗糙,空氣含氧量降低,警報器就要响起。如果我可以把曾慶熙的三個系列看作是他有關人生的三個面向的註腳的話,「內—外」紙漿系列是妥貼優雅的造型物件,「遊戲邊緣」系列則是一個善感脆弱的靈魂在城市拼博的過程中無可避免的漂泊;而「永無島」系列是對靈魂無知,對善惡無感,自我幻想即現實的宣告—如果這個世界本來就是要在明的裡爭,在暗地裡奮鬥—誰不拼搏,誰就退出;既然生存規則已成事實,何不自我催眠,化自溺的幻想為事實呢?

  出身台南偏遠鄉間的曾慶熙,在他人生的旅程中經歷從鄉下到都市來打天下的拼博過程;在台灣進入後工業社會的階段中,藝術家的故事也成了多數人的集體間驗:多少個夢想改變生活的純真靈魂在謀求發達的過程中,回不去他所來自的自然母體,也許是在山間找尋安頓靈魂的片刻、也許隱身於封閉的城市收容角落、或者阿Q一點的自溺與自我陶醉,曾慶熙的拼博三部曲,不只是藝術家的個人自傳體,恐怕也是多數人潛意識裡的迴聲。

圖錄
圖一 「紙漿塑形繪畫—內外系列3」, 92×67cm 複合媒材 2001
圖二 「紙漿塑形繪畫—內外系列4」, 92×67cm 複合媒材 2001
圖三 「紙漿塑形繪畫—內外系列5」, 92×75cm 複合媒材 2001
圖四 「快樂似神仙」,162×130cm 壓克力.畫布 2007
圖五 「自得其樂」,162×130cm 壓克力.畫布 2007
圖六 「自娛娛人-男」, 162 × 130cm 壓克力.畫布 2007
圖七 「仙境」, 65 × 53cm 壓克力.畫布 2002
圖八 「家庭派對」, 130 × 80cm 壓克力.畫布 2004
圖九 「最後決戰」, 27 × 41cm 壓克力.畫布 2004
圖十 「飛行媽媽」, 30 × 30cm 油畫.畫布 2003
圖十一「原始遊戲」, 38 × 45.5cm 壓克力.畫布 2003
圖十二「暗夜」, 97 × 130cm 壓克力.畫布 2004
圖十三「親親寶貝」, 53 × 65cm 壓克力.畫布 2004
圖十四「壞兔子」,162 × 130cm 壓克力.畫布 2005
圖十五「脆弱」, 91 × 72.5cm 壓克力.畫布 2004
圖十六「孤枕難眠」, 65 × 91cm 壓克力.畫布 2006


jasper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