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紀錄片一方面以紀實的手法,另一方面又對於攝影師的參與與介入拍攝事件的現象,毫不迴避。使得拍攝者、被拍攝者、事件在影片進行的中間,形成一個相互拉扯的張力。紀錄片提供的相對開放性使得事件的過程性被突顯出來,觀眾在觀看的過程成為另一個加入的詮釋觀點,被提供事件過程的觀眾常常也因此更容易被捲進事件中。可以說,紀錄片以紀實之名,卻常常是更有效的傳達導演觀點的一個手段。黃明川拍攝徐瑞憲的紀錄片,一方面揭示科技藝術藝術家生命史的面向,但另一方面也透露黃明川個人特有的人文精神:影片中對藝術家作資源回收的母親及其家庭記憶的回溯,舖陳了藝術家創作行為背後沉重的精神包袱。有趣的是,人文精神幾乎是當代藝術論述所不感興趣的話題。這讓我聯想到我個人一直欣賞的一個策展,王嘉驥在當代館的”仙那度”展。不僅作品本身精采得足以折射出豐富的面向,讓我覺得回味再三,另一方面在這個以空間为軸現的展覽中,策展人以黃明川所拍攝台灣的紀念碑等空間紀錄片作為結束,讓一個以當代藝術为名的展覽,繞出一個比較切身的﹑關於土地的﹑歷史的﹑集體記憶的﹑人文的面向來。王嘉驥為這次徐瑞憲的紀錄片寫了一篇藝(影)評,在黃明川與王嘉驥身上我看到了當代藝術難能可貴的熱。

jasper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台灣當代藝術的論述方式,除了藝術評論之外(這裡頭可能就有很多種不同的方式),另外有策展的、以及藝術史的方法。這幾年由公部門所贊助的大型展覽提供年輕裝置藝術家熱鬧的舞台,檔期之頻繁有時讓人應接不暇,年輕藝術家在這中間快速被消費,期間難免作品重複出現在不同的展覽,或者新藝術家名單大約維持二至三年的曝光率,隨後又被另一批新藝術家名單所取代的現象。原因也許是第一批新藝術家在研究就學階段,在學校老師的支持下貢獻其作品於各大小策展,但是等到畢業,離開學校的資源後,支持他繼續創作的社會資源(如畫廊或收藏)無以維計,這時他的創作為了更為現實的生計問題也必須暫時終止。
一個個好不容易含苞待放的新枝嫩芽,就此成了往事煙雲,船過水亦無痕。

昨天下午,黃明川拍攝台灣前衛位藝術家徐瑞憲的新片,在敦南誠品試映。與會的人士幾乎將現場佔滿,這也許是明川兄交友廣闊,但我想更應該是明川的解放前衛系列已經在圈內型成一定的credit。相較於年輕藝術家在最近時興的大型策展中快速被消費的方式,黃明川與藝術家博時間,以長達6至10年的時間長期紀錄一個藝術家,在影片中藝術家的生命的﹑心理的﹑文化史的面向得以獲得豐富的呈現。將藝術家個人紀錄片與團體策展的方式相提並論,多少也些不倫不類,不過最近才剛完成co6子題策展的我,卻不免反省這兩種方式之間,藝術家以及他的作品如何被對待的方式。以這次co6的大型策展來說,媒體感興趣的層面幾乎很少是個別藝術家或個別作品,當然這與作品相對而言較为青澀不無關聯﹔但是,為了配合開幕時的媒體宣傳,展覽尚未佈展完畢,論述與媒體文章便已完全底定的情形來說,作品被經驗與體驗的可能性,總是被遠遠拋在主導的論述之後。

也許有人會笑言,想要作品被尊重,特別是像解放前衛這種方式的對待,那麼年輕藝術家先自己回家好好用功,交出個成績單再說吧。至少今天影片中的徐瑞憲就是一個鐵的事實。這當然沒錯,拿徐瑞憲跟co6的年輕人比,實在對不起徐瑞憲了。不過,在快速將年輕藝術家推上舞台的同時,如果能夠有一個不是那麼慌張的機制,不是那麼消費性的方式,是不是我們未來要就會有更多開了花也結了果的解放前衛的藝術家呢?

jasper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回溯二十世紀初葉,未來主義以改造社會的名義,將聲響引入視覺藝術,暴動、聲響、佔領是它的武器。塞爾維尼(Gino Serverini)在畫作中運用文字,尤其是動詞,藉此引入噪音、聲響。魯梭羅(Luigi Russolo)的噪音音樂會,朝著被動的觀眾施以聲響的暴力,以失控的場面作為推進社會的動力。2006《複音馬賽克》噪音入侵美術館,要與美術館的異托邦(heterotopias)性格共謀:在前衛藝術的改造野心與美術館的白色方盒子間,偷渡(Do)。科技未必是前衛的必要手段,科技是當代既存的架構﹔聲響未必是暴力的方法,聲響是廣場中竄流的介質。2006《複音馬賽克》噪音入侵美術館,要在美術館演繹複音嘉年華的廣場景緻。聲響/空間/身體,每一個元素在此彼此撞擊、流竄、抵銷、增長、重疊、淹沒。聲響不再是耳膜所專屬,前衛不是寄託未來的烏托邦,可以避開現狀,可以遊戲人間,可以自我暴力。

jasper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複音馬賽克是的策展是我第一次策展,跟藝術家在同一個空間工作,對於學理論的我來說,好像自己也完成了一件作品。從概念<決定作品<到空間規劃,雖然我的荷包也快掛了,但是整個過程仍然讓我非常興奮。相較於一些論述硬而挺的策展論述,我覺得這次的強項應該在作品本身的感性的層面。開放論壇的那天,有幸與陳泰松老師,破報的黃孫權一起討論這次的展出。陳老師以未來主義的魯梭羅開了個頭,加上邀請了孫權兄這位破爛生活節的元老看來,他似乎是有意挑起這次展出與前衛藝術,以及80年代的後工業藝術祭或破爛藝術節的連結。但是我認為這次複音馬賽克與其用噪音這個具改造社會意圖的前衛藝術詞彙,還不如用聲響藝術這個不是那麼政治性的字眼。因為這次的藝術家大多遠離了以噪音作為推進社會改造的動力的政治企圖,她們沒有明顯要推翻或反對的對象。(如果要說,嘉俐的"交響曲"可能是比較有那麼一點所謂陰性暴力美學的作品,但是其姿態卻也不是那麼對立)這次藝術家的作品將聲響從更多身體的/空間的/性別的面向來切進,同時也將聲響進入當代藝術的疊和狀態提了出來。
ps
複音策展團隊「蜜糖藍激」由三人組成:專研噪音音樂評論的粘利文、藝術史與藝術評論的郭昭蘭、以及藝術創作的吳燦政。

jasper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